絮缕卿锁



【严江结婚一周年纪念日24h/8:02】




你是否一直爱我




直至地老天荒?




严江夫夫结婚一周年快乐!要一直幸福!


请看到最后!

微博上看到的图

我鼬止站不定了姐妹们
这么一看鼬好受啊……

众cp:喝醉酒以后

#好久不见,你们还记得我这个渣渣吗?

#佐鸣,卡带,斑柱,鼬止,鹿鞠,卡伊,请自行避雷谢谢。

【佐鸣】

鸣人的脸上带着浓浓的红晕,眯着眼,笑呵呵的看着佐助,把佐助愣是看的头皮发麻。

他伸出一只手指,戳着佐助,道:“呐,佐助。”

“你是不是想问我话啊,给我喝这么多。”

“你问我也不一定说啊。”

“但是有一件事我要说。”

“我喜欢你。”

佐助伸出手,紧紧的握住鸣人的手,送到嘴边轻轻一吻。

“我也喜欢你。”

【卡带】

带土第无数次试图将卡卡西灌醉,未果。

“卡……嗝……卡卡西啊……”带土眯着迷离的眼睛,手指轻飘飘的点着卡卡西,嘴里乱七八糟的不知道在说什么。

卡卡西皱了皱眉,比带土喝的都多的他看起来没有一丝醉鬼的感觉。他叹了一口气,打算将带土抱回卧室。

带土却不领情,一拧身便从卡卡西手中逃了出来,大声喊道:“卡卡西!我还没把你灌醉!我不回去!”

卡卡西的眉拧的更紧了。

“不回屋,你也灌不醉我。”卡卡西气定神闲的坐下,看带土一个人耍酒疯。

带土眨巴眨巴眼睛,猛的往嘴里灌了两口酒,直挺挺朝着卡卡西倒了下去。

卡卡西连忙接住他,然而还没来得及去看带土怎么样,就被带土一把扑倒,唇齿相交间,带土刚含在嘴里的酒就都渡给卡卡西了。

……这小犊子。

带土得意洋洋道:“卡卡西,这回你醉了吗?”

卡卡西将他横抱起来,走向卧室。

“醉了,所以要干点醉鬼才干的事。”

【斑柱】

“柱间,走一个!”

“好。”

“柱间,再来一杯!”

“好”

“柱间,吃点菜!”

“好”

“柱间,我想……”

“好”

【鼬止】

止水为了应酬喝了点酒,不多,但对他足矣。

鼬去接他,刚出门,就看见了摇摇晃晃往家走的止水。

“怎么又喝酒了?”鼬不满的问道,手上却轻柔的将止水的一只胳膊搭在自己肩上,支撑他往家走。

“……没喝多少,应酬而已。”止水迷迷糊糊回答着,有了鼬,他已经不需要考虑其他的了。

家里。

鼬看着床上睡死的止水,突发奇想……

“呜呜呜……鼬……不要了……”止水穿着兔子装,跪在床上哭着求鼬。

鼬在他耳边低语:“宝贝,这才刚开始。”

【鹿鞠】

每次鹿丸喝多了,就只有一个下场,

“滚,自己睡沙发,别进来。”

【卡伊】

伊鲁卡总是会被卡卡西骗的晕头转向的,这次也不例外。

“伊鲁卡,咱俩喝点酒啊?”

一点变成满地酒杯,卡卡西不废吹灰之力把伊鲁卡放倒了。

为啥一向手段高明的卡卡西这次用灌的?

因为听说伊鲁卡醉了之后特别好玩。

“你就是我的宝贝啊卡卡西……”

“……嗯”

“我不想让你总欺负我……”

“……不可能。”

“我……唔……爱……”

“……”快说啊!!!

卡卡西快急死了,听伊鲁卡表个白真费劲!

“爱……呕……”

卡卡西最后也没能听见那句完整的“我爱你”


#好久不见!

#冒个泡就走!

火影:众cp:做爱做的事

#情人节快乐

#今天发糖发糖,开假车/不开车系列

#ooc致歉

#鼬止,鼬佐,卡带,卡伊预警,不喜勿入,勿喷,谢谢。

【佐鸣】

当佐助来了兴趣。

“佐助!你把手给我放下去!我要吃饭!”

“不行。”

“佐助!我不要了……呜呜呜不带你这样的……”

“乖。”

“佐助……我要睡觉……”

“不行。”

于是鸣人三天没下床。

【鹿鞠】

鹿丸这个人,除了床上,啥事都听手鞠的。

所以当鹿丸说。

“手鞠……我想做我爱做的事。”

“……流氓。”

然而手鞠还是从了。

所以妻管严没啥不好的,最起码有听你的事就行。

【卡带】

对于精力旺盛并且经验丰富的卡卡西来说,搞定带土简直小意思。

“带土,我最近又学了点亲热天堂的新姿势……试一试好不好?”卡卡西一边吻的带土上气不接下气,一边问。

带土趁着他说话的空隙拼命喘气,摇摇头。

“混蛋你早上都做了!”

“那是早上,乖。”卡卡西轻松把带土抱起来,走到卧室。

带土,你要小心你的腰。

【斑柱】

柱间的治疗术非常厉害,这大概是斑认为柱间身上最好的一点了。

因为柱间的伤可以自己愈合,不怕被做坏。

“斑!你个种马!三天了!你能不能让我喘口气!”

“柱间,你一直在喘气。”

“你……”

“看来调教的还是不够啊,我最近还买了些新道具,看来可以用一用了。”

【双井】

井野和佐井做的时候,总有一种在欺负小白脸的感觉。

“井野,你为什么不看我的脸。”

“……不为什么。”

“难道我技术不好吗?嗯?”

“好,好,我看你就是了……”

佐井,你还是那么腹黑呢。

【鼬止】

鼬最喜欢的事,就是看着止水被他x的眼眶泛红,胡乱答应他的话的时候咬着他的耳垂说话。

“止水,你喜欢我吗?”

“喜,啊,喜欢。”

“止水,舒服吗?”

“舒服……啊啊啊!”

“止水,我也喜欢你。”

【月重】

每次他们要做爱做的事时,重吾总会强调一件事。

“水月,我要在上面。”

“不行哦,重吾。”

“……我是攻。”

“嗯?重吾你说啥?我刚才没听清。”水月笑嘻嘻的把重吾的衣服撕开,白嫩的手指在重吾的胸上画圈,一直画到下腹。

“……没,没啥。”

重吾,你的阳刚之气呢?

【鼬佐】

鼬虽然有的时候很心疼在床上的佐助,但还是自己舒服最重要了,不是么?

“啊,啊,尼桑,呜呜呜,疼……”佐助哭着挣扎,喊着。

鼬握住佐助的两只手,不由分说拉了回来,轻轻吻了吻佐助的眼角,低声道。

“乖,佐助,一会就好了。”

“一会你会很舒服的。”

【卡伊】

其实伊鲁卡已经不太记得怎么被卡卡西骗上床吃干抹净的了。

因为做过的次数太多了。

但卡卡西记得很清楚。

“伊鲁卡老师,你还记得咱们第一次吗?”卡卡西一边把伊鲁卡的衣服掀开,上下揉搓着,一边问。

“啊,不,不记得了……”伊鲁卡挣扎着,气喘吁吁道。

“可惜了,我记得很清楚呢。”卡卡西勾起一丝坏笑,气定神闲道。

“也是这么一个下午。”

“你喝了点酒,一直往我身上贴。”

“我本来不想做的,可你连我衣服都扒了,还一直往我身上贴。”

“不要白不要嘛,上了我才发现,原来伊鲁卡老师这么好吃,好吃到我放不下。”

“……这,这就是你情人节从早到晚都不放过我的原因吗???”

卡卡西老师。小心精尽人亡。

#不会开车x

火影:众cp:唱歌

#又名,怎么辣耳朵

#今天发糖,发糖,发糖!

#卡伊,卡带预警,不喜勿入,勿喷,谢谢。

【佐鸣】

鸣人带着佐助去了ktv

“佐助!来唱歌吧!”鸣人举起话筒,笑道。

佐助扭过头,理都没理鸣人。

鸣人自顾自的唱着,于是佐助就一直等着鸣人唱累才带他回家。

一番颠云覆雨之后,鸣人气喘吁吁的趴在佐助胸膛上戳他。“你就给我唱一句嘛~”

佐助揉揉他的黄发,没有说话。

就在鸣人迷迷糊糊快要睡着的时候,一阵歌声传来。

“展翅飞翔之际,请下定决心不再回头。

我们向往的目标,是那湛蓝湛蓝的天空。

不曾真正理解悲伤的滋味。

……”

鸣人想,他此生无憾了。

【斑柱】

柱间有个怪癖,就是喜欢在洗澡的时候唱歌。

凑巧的是,他的歌声不太美妙。

于是每天斑都要接受柱间的洗脑。

“啊~啊~五环,你比四环多一环~啊~”柱间正陶醉的唱着,却被斑一下捂住了嘴。

“却已经开始探索痛苦的含义

就连心中对你的感情

此刻也化成千言万语”

斑板着一张脸,唱出的声音却悦耳动听。

今天真是个好日子呢,柱间觉得他要把这个日子记下来,告诉子孙们,今天斑唱歌了。

【卡带】

带土突发奇想,想让卡卡西唱歌。

于是他跑去问鸣人,怎么才能让卡卡西唱歌。

“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过卡卡西老师唱歌。佐助你听过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带土也曾经试过灌卡卡西酒然后让他唱歌,可结果就是带土不知道什么时候睡着了第二天醒来的时候身上酸痛无比。

所以这件事就不了了之了。

【鼬止】

“止水,我想听你唱歌~”

“有报酬吗?”

“……mua”

“唱多久都行”

【卡伊】

伊鲁卡老师像是会唱歌的人吗?

不像。

卡卡西老师像是调皮捣蛋的人吗?

像。

所以没有伊鲁卡不能答应卡卡西的事情,如果有,多x几次就好了。

#歌词来自青鸟

#昨天的tag打错了,谢谢大家的提醒。我现在才弄明白关于tag的事。

#关于评论区文明的事,虽然我只是个垃圾文手,我也希望我的读者做到这一点。不过我相信你们会做到对吧,毕竟你们是我的小天使x

火影:众cp:玩游戏

#小年啦,大家吃饺子了吗。

#求个小红心

【佐鸣】

佐助又去旅行了,留鸣人一个在家里。

鸣人百无聊赖的一个人在家待着,一个人玩着扑克牌。

佐助回来时透过窗户看见的便是鸣人孤独的坐在床上玩扑克。

佐助的心微微抽痛,他下意识的揪住胸口的衣服。

这就是心痛吗?佐助想。

深吸一口气,佐助推开窗户,向诧异看着他的鸣人笑道。

“喂,吊车尾,咱俩来玩游戏吧。”

【鹿鞠】

鹿丸喜欢下将棋,我们都知道。

而手鞠不会下将棋,但为了表示对媳妇的尊敬鹿丸还是和她玩了。

于是……

“喂,鹿丸。你得让着我!”

“……知道了真麻烦。”

“我不是让你让着我吗?!”

“我让了谁知道你这么蠢……”

“你说什么?!你再说一遍!”

于是鹿丸过了一周无x生活。

【卡带】

卡卡西例行躺在床上看亲热天堂的时候,带土跑过来拿开书,兴冲冲道。

“卡卡西!咱们玩游戏吧!”

后来当然不是做游戏那么简单,毕竟卡卡西最近学了些亲热天堂新姿势呢。

【斑柱】

斑,我也想和你玩游戏。

柱间如是想着,可是他身边没有人可以陪他啊。

【鼬止】

止水,你是不是在跟我玩捉迷藏啊。

没事,我很快就能找到你啦。

【月重】

“喂,重吾。咱俩玩个游戏吧。”

“什么游戏?”

“谁能打过谁,谁就是攻怎么样。”

“……不要,谁都知道我是攻。”

【卡伊】

伊鲁卡整理了教案,向外面走去。走到外面,却发现卡卡西斜倚在墙上,津津有味的看着亲热天堂。

“呦,出来啦?”卡卡西合上书,一把勾住伊鲁卡的肩,笑道。

伊鲁卡的脸一下子就红了。“喂,这是学校,被学生看见了怎么办!”

“看见看见呗,别忘了这可是你输给我的赌注!”

伊鲁卡气哄哄的扭过了头,却任由卡卡西搂着走出了学校。

一天前。

“卡卡西你是不是用写轮眼了!”伊鲁卡一脸不相信的问道。

卡卡西无辜的把护额扶正,耸耸肩。“智商问题啦,别忘了你输给我的赌注哦,当我女朋友!”

#几天没更新有没有想我x最近忙着写作业,也没有太多脑洞了,所以就停了几天x

火影:众cp:拔了牙

#发现偶尔有小粉丝关注我,谢谢大家能够喜欢我的段子【九十度鞠躬】

#有ooc,慎入。

【佐鸣】

鸣人张智齿了,还是歪的,医生说只能拔掉。

于是木叶医院今天回荡着鸣人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疼死了啊!!!”

鸣人捂着肿起来的腮帮子,眼角通红,可怜兮兮的拽着佐助的衣角。

“佐助……我想吃拉面……”

“不行,医生说了你只能吃流食。”

佐助顿了顿,把手覆在鸣人手上,轻轻握住。

“乖,听话。”

【鹿鞠】

手鞠的牙不知道怎么坏了,躺在躺椅上正准备拔。

鹿丸看着捂着腮帮子,攥紧拳头努力不吭声的媳妇,叹了一口气,上前一步用力把拳头掰开,将自己的手与手鞠的手十指相扣。

“喂我说啊,还有我呢,又不是你一个人。”

【卡带】

“卡卡西!为什么你的牙不坏!为什么!!!”带土捂着腮帮子,一边在床上打滚一边抱怨着。

卡卡西坐在一旁看着亲热天堂,闻言抬起头,瞧着打滚的带土,轻描淡写道:“我不吃糖。”

“我也不吃!为什么!”带土哀怨的叫,他都要痛死了好吗,卡卡西还在说风凉话!

“不过,你这么可怜,我还是安慰你一下吧。”卡卡西走到床边,把带土从被子里捞出来,压在身下。

“正好试一下亲热天堂的新姿势。”

【斑柱】

“柱间!我牙疼!”斑皱着眉,对柱间说。

“我又不是专治牙的医疗忍者,牙疼你去医院啊。”柱间无奈的耸耸肩,斑又在无理取闹了。

“我不管,你不是最厉害的医疗忍者吗?你治!”斑哼了一声,对柱间的建议不削一顾。

柱间揉揉眉头,叹气道:“那你想怎样。”

斑闻言立即两眼放光,笑道:“穿我上回给你买的衣服!”

柱间:……

【鼬佐】

“尼桑,我牙疼。”佐助捂着腮帮子,眼泪汪汪的望着鼬。

鼬心疼坏了,摸摸佐助的头,安慰道:“一会拔了就好了,等回家我给你榨番茄汁喝。”

“我只要尼桑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我答应你。”

于是鼬过了两天无x生活。

【卡伊】

卡卡西这两天牙疼,但是他属于那种不想去就痛死也不去的人,所以他一直没去医院。

直到……

“卡卡西你脸怎么肿了?”伊鲁卡好奇的戳戳卡卡西变圆的脸。

“嘶……伊鲁卡,我牙疼。”卡卡西被戳的一缩,眨眨眼,委屈道。

“咋不早说呢。跟我说有啥用,走,去医院。”伊鲁卡闻言眉头一竖,生气道。

“你这一天天都不让我省心,牙疼不早说,面罩摘一下又能咋滴,身体才是最重要的。balabala……”

卡卡西就一路被伊鲁卡拉到了医院,拔了牙,还过了两天无x生活,理由是要好好养身体。

#这两天不能保持每天两更了qwq要开始写作业了。

#又名:攻/受生气了。

#感谢 @Scheiter乀小沙 太太的脑洞,原图在下面。根据原图改梗。

【佐鸣】

佐助在做饭的时候,脑袋一抽,把番茄放进了拉面里。

下一秒他就后悔了,可是也不能捞出来了。

所以他面无表情把拉面端上来桌,面无表情的看着鸣人兴高采烈的吃了一大口……

“混蛋佐助!我的拉面的味道怎么变了!你往里面加了什么!!!”

“……番茄”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的限量版拉面都被你毁了啊混蛋!我不会原谅你的!”

于是佐助过了一周的无x生活。

【卡带】

风和日丽的上午,卡卡西正准备拿起他最爱的《亲热天堂》看上一天,却发现《亲热天堂》成了一堆碎纸。

“我,我,《亲热天堂》,谁干的!!!!”卡卡西气的头上的白毛根根炸立,四处寻找着犯人。

“说,是不是你干的吊车尾!”卡卡西黑着脸,一把苦无抵在带土喉间。

带土无辜的缩缩脖子。“为什么第一个就怀疑我!不是我干的!”

“整个木叶还有谁敢撕我书!”卡卡西把指节捏的咯嘣咯嘣响,脑中想着怎么把带土以各种方式折磨致死。

躲在暗处的带土摇摇头,把冷汗擦了擦。

本来只是想测试一下限定阅读,但是看到这个世界的卡卡西过得很开心就忍不住撕了他的《亲热天堂》过瘾,以为可以看到他伤心欲绝的样子,没想到这个世界的卡卡西这么残暴……看来还是先……

“还想去哪啊,另一个带土?”卡卡西笑着,一拳打了上去。

“逃……”

带土深刻的体会到,果然不能随便碰卡卡西的爱书。

【鼬止】

鼬出完任务之后通常都喜欢去团子店吃一顿团子,今天也不例外。

不过止水说了要买回家一起吃,那就是他买完了?

鼬想了想,还是决定相信止水。

“啊!我忘了……对不起啊小鼬……”止水惊慌的抱住媳妇。“我去给你买!”

可惜上天并不眷顾止水,团子店很遗憾的告诉他,团子卖完了。

“止水,咱们来切磋一下吧”鼬温柔的笑笑,向止水招了招手。

止水:……

求问媳妇生气了怎么哄!急!

【月重】

“啊啊啊啊啊重吾!我的斩首大刀!!你怎么就这么给打坏了!”水月心疼的抱住斩首大刀,怒视着重吾。

重吾挠了挠头,呐呐道:“你的刀不是可以吸收血液再生的吗?”

“那得多长时间啊!这么长时间里有意外怎么办啊!你说说你!怎么这么不小心!……”水月的唠叨直到重吾把他嘴封上才停止。

一个亲亲就完了的事,哪用这么唠叨,直说就好了嘛。

【双井】

井野不小心把佐井的画册泼上水了。

“那个啊,佐井啊,我不是故意的……”井野小心翼翼的哄着佐井。

佐井摸了摸书,突然笑了一下。

“那你亲亲我,我就不生气了。”

井野:……?

【鼬佐】

那天,鼬往佐助的番茄里放了一点糖。

于是鼬就被佐助追杀到了天涯海角,他还不敢还手。

弟控的世界我们不懂。

【斑柱】

世人都知道,柱间最喜欢的是斑。

可是啊,斑啊,我不小心把你弄坏了怎么办。

你让我怎么办。

没人会回答柱间,因为柱间的面前。是一具冰冷的尸体。

【卡伊】

卡卡西的书被伊鲁卡弄坏了。

伊鲁卡想了无数句话去哄卡卡西,结果卡卡西一句。

“那你听我的,我就不生气了。”

伊鲁卡:……?

“啊!喂!那里不能动!别乱动啊!卡卡西!你是不是骗我的!喂!”

#卡伊适合开车x

#鹿鞠……不知道鹿丸喜欢啥就没写qwq

火影:众cp:养了猫

#又名,攻吃醋了。

#求小红心

#略ooc,慎入

【佐鸣】

自从鸣人抱回来一直黑猫,佐助就一直很烦……很烦……

比如无论他干啥,黑猫都跟着他。

比如无论他在哪,黑猫都在他身边。

比如……

“哈哈哈哈佐助,儿子不愧是儿子,连喜欢吃番茄都一样!”

佐助磨着牙,在想怎么把吃了最后一个番茄的这只小兔崽子弄死。

【卡带】

卡卡西那天出任务,回来的路上这只白猫就跟着他,怎么甩也甩不掉。

于是回家之后他就没地位了。

“卡卡西,它好可爱啊!比你可爱多了!你瞅瞅这小爪子,诶呀呀呀。”

带土简直喜欢到不行,连睡觉都要抱着。

卡卡西黑着脸,一把把猫提起来,扔出去,关上门。

“你当我不存在?”

“啊!卡卡西!我错了!别咬!我的新衣服!”

【鼬止】

鼬是个醋坛子,我们都知道。

所以当止水抱着一只猫开心的向他笑的时候,他毫不犹豫的一把把猫扔飞,扑进止水怀里。

“你的怀抱里只能有我。”

【月重】

重吾跟动物很亲近,猫也不例外。

所以水月根本不吃醋,反而会一起逗猫。

他俩在一起,多个小崽子,也挺好。

【斑柱】

“柱间!你啥时候养的猫!”

“昨天。”

“拿开!我猫毛过敏!”

【卡伊】

伊鲁卡捡回来一只猫,据说是溜进了教室黏伊鲁卡,伊鲁卡没办法就带回来了。

卡卡西看看猫。又看看伊鲁卡,叹了一口气。

“我感觉我没地位了。”

伊鲁卡闻言立即放下猫,讨好般的在卡卡西身边蹭蹭。“怎么会。”

卡卡西诧异的目光一晃而过,随之露出的是狼一样的目光。

“是吗?那就验证一下吧。”

【玄月】

听到疾风死讯的时候,玄间正叼着千本逗他昨天刚捡回来的猫。

疾风,我本来想让你看看我新捡回来的儿子的。

【鼬佐】

佐助养了一只猫。

鼬不太开心,因为佐助老是去看猫,不看他了。

于是他给佐助的惩罚就是一周都不和他练手里剑了。

“尼桑……我错了……”

#我我我不会写玄月……所以我决定给你们发一个刀子下一个就不写惹……实在太冷门的说……

#求扩列

火影:众cp:作业不会写怎么办

#今天可能两更,所以这篇是刀(求不打)

#求小心心和小蓝手,求扩列x

【佐鸣】

鸣人这个家伙写过作业吗?没有。

佐助会借他作业吗?不会。

所以鸣人的作业一向是空白的。

伊鲁卡能让他毕业真是不容易啊。

【鹿鞠】

开玩笑有鹿丸不会的作业?

所以手鞠的作业一向都是鹿丸写。

【卡带】

偶尔卡卡西也会想起以前那个啰啰嗦嗦,老想借作业的吊车尾。

当时他为了不借他作业煞费苦心。

可是现在他把作业写的再好也没人想借了。

【鼬止】

止水多体贴啊,在鼬不会的时候他早帮鼬解决了好吗。

虽然鼬不会的很少。

【双井】

别人家的作业都是男人写,可井野家的那位是个艺术生啊。

所以井野作业只能自己写了。

偶尔还要接受佐井的嘲笑。

“这道题我都会。”

“那你怎么不写!”

“我不用写啊”笑

【斑柱】

其实柱间也很想替班写一次作业。

可是人都不在了写什么啊。

【月重】

这两个人,每次交作业时,都可疑的以各种理由逃脱。

所以不难想到这两个人压根就是一起没写。

【鼬佐】

宇智波家常常能看到佐助一个人在家写作业的身影。

躲在暗处的鼬时常想出去帮他。

可是不行,他,是佐助的仇恨。

为了佐助能够变强,他必须这么做。

所以无论他怎么心如刀绞,也不能去帮他。

【卡伊】

“喂,老师。我不写作业行不行啊?”

伊鲁卡被卡卡西压在床上,卡卡西一边慢斯理条的解着伊鲁卡衣服,一边在伊鲁卡耳边笑着问。

伊鲁卡涨红了脸,奋力挣扎:“当然不……啊!”

卡卡西用牙齿碾揉着伊鲁卡的耳垂,含糊不清的问:“行不行?”

“行,行,唔……别咬了……”

#不会开车啊x

#有小可爱说想看鼬佐,我就写了。弟控的世界不太懂x

#我想扩列啊!有想扩列的私戳我或评论好吗?